俄罗斯名城录——贝加尔湖的民俗文化

日期: 2019-03-18 21:33:59 人气: - 评论: 0

这支穿着紫色丝绸长袍,头戴饰以金色花纹,有点像紫色天鹅绒巫师帽的妇女,正在使用林巴、比什库尔、查扎和库姆斯演奏音乐,珍珠在他们耳畔摇曳。

从伊尔库茨克出发,驱车一个小时,就到了布里亚特村庄的人种学博物馆,在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居住在贝加尔湖周围,人烟稀少地区的居民。

然而真正的亮点是,其中一位技艺精湛的呼麦歌手,呼麦是一种游牧民族练就的蒙古声乐艺术。

狭小的房间,可能影响了这位歌唱家的精神状态,但他声音与肢体的完美配合令人印象深刻。接下来是“断骨”比赛,布里亚特人试图用一只手击碎一根骨头,我的尝试失败的很惨,不过我们团队中有一个人,第一次尝试就把骨头劈成了两半,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“碎骨机”。

早上我们参观了一个叫做“神圣海洋”的社区,它是当地形形色色社区中的一个。贝加尔湖有2500年的历史,深度可达5500英尺,是地球上最深、水质最纯净的湖泊,其淡水量占到地球总淡水量的20%左右。

贝加尔湖的海岸和岛屿,除了作为美丽的风景,还具有文化意义,这里的原住民认为这些都是神圣的地方。布里亚特人信奉的萨满教,在苏联工业化和改革浪潮下,几乎从这个国家消失。

几千年前布里亚特人,从蒙古迁移到贝加尔湖南端地区,在苏联解体的几年时间里,被苏联压制的布里亚特文化重新复苏。

我们2月份从东南亚出发,那里温度30多度,来到伊尔库茨克,温度下降了60多度,我们确实感受到了贝加尔湖的冷,但我们也确信,这也是探索湖上生活的最佳时间,而且这一切让我们感到耳目一新。

我们驾驶着六只西伯利亚哈士奇的狗拉雪橇,开始探索伊尔库茨克周围的雪道,我们被告知时速可达到80公里,在晴朗的蓝天下我们快速穿过坚硬的雪地,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,寒冷刺骨,但我们觉得这是最好的旅程开端。

坐在开往乌兰乌德拥挤的头等舱上,沿着贝加尔湖环线铁路前行,在这遥远的东方,前面还有更多的文化和冒险在等着我们去探索。

布里亚特共和国首都到处充斥着苏联时代的遗迹,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列宁像。在城外的Ivolginsky Datsan,原本是苏联时期的佛教中心,也是所有俄罗斯喇嘛的集聚地,这里完全遵循我在尼泊尔和西藏看到的藏传佛教的教义。

Datsan是一个装饰精美的宗教研究建筑群,是布里亚特文化、佛教艺术和宗教文献的发源地。Dashi-Dorzho墓在他死后30年后,根据他的遗愿被挖掘,僧侣们惊奇的发现,他的尸体几乎没有腐烂。

由于害怕苏联当局发现他的奇迹,他们重新安葬了他,直到2002年被重新挖掘,他的身体在没有防腐的情况下被完好的保存下来。我们造访时,目睹了100多名僧侣在圣殿中平和的祈祷唱歌。

与此同时,我们深入了解了湖上居民的生活方式:我们开车穿过Zabiakalsky国家公园的灌木丛,进入贝加尔湖的冰雪世界。这里的极端温度意味着,湖面保持着一定厚度的冰冻,湖面坚硬到当地人直接在冰面上扎下蒙古包,或在冰上切割的小洞中度日。

我们加入到当地人的垂钓中,不过捕获甚少。令我们吃惊的是,它们并非靠捕鱼来获取食物,因为他们觉得消费伏特加或保持自身温度显得更重要。

除了渔猎之人外,很少有生命迹象,更增加了这里的神秘感,但冰冷的湖也许还活着,走在冰面上吱呀吱呀作响,风在咆哮,卷起冰面的浮雪,像病人在呻吟。巨大的松绿石色冰块,被人们称为小丘,堆叠在12米的高处。冰冷的钟乳石在洞穴中生长,点缀在冰冻的贝加尔湖岸上。这种只有北极才能体验的极致美景,在这寂静的西伯利亚深处,随着时间流逝,好像我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当我们在利斯特维扬卡吃午饭的时候,我们被当地人与湖泊交流的方式所震惊,他们驾着气垫船或雪地摩托在湖面上闲逛,市场上售卖的渔获琳琅满目,这真的是一座美丽的旅游城市!

作家瓦连京·拉斯普京(Valentin Rasputin)的话仍然是极富哲理的:“大自然母亲的挚爱就是,在创造它们的时候,极富耐心,这赋予了它特殊的禀赋。贝加尔湖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它有着璀璨的生命力,有存在于当下的精神。这是她的杰作,超越了时间的变迁,充满了原始的光彩和神圣的力量。贝加尔湖的精神是不同寻常的,它让你相信古老的传说,并让你小心翼翼的思考,我是否可以在某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欢乐和愉悦是你在贝加尔湖上的切肤感受。”

英文原文:https://www.remotelands.com/travelogues/breaking-the-ice-discovering-siberias-lake-baikal/